科技行者輸不起的「偶像」

輸不起的「偶像」

輸不起的「偶像」

輸不起的「偶像」

2021年1月21日 17:31:58 作者:高飛 科技行者
  • 分享文章到微信

    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微信

  • 關注官方公眾號-科技行者

    掃一掃
    關注官方公眾號
    科技行者

粉絲對偶像的狂熱崇拜,對偶像自己也是比較危險的。

作者:高飛 來源:科技行者 2021年1月21日 17:31:58

關鍵字:偶像 粉絲 特朗普 價值觀

昨天是特朗普當美國總統的最后一天。在做告別演講的時候,他對此前自己的粉絲沖擊國會的暴力事件,又做了一番批判,說這違反法律秩序。說起來,這已經是特朗普最近連續幾次譴責國會暴力事件了。

特朗普這番批判讓不少骨灰粉絲很不開心:明明是你讓我們反擊選舉作假的,怎么我們來國會了,你反而在立場上撤退了,和我們講秩序。豈不是應了一句古話“臣等正欲死戰,陛下何故先降”?

其實,偶像和粉絲之間的分歧不是偶發事件,比這更嚴重的沖突也出現過。比如著名的搖滾樂隊主唱約翰·列儂,據說他被粉絲殺害了。所以偶像和粉絲之間的斗爭可以上升到人身傷害的程度。

傳統的看法,認為粉絲和偶像的關系,是粉絲崇拜偶像,偶像感召粉絲。似乎在偶像面前,粉絲是完全被動、順從的。但無論是特朗普粉絲沖擊國會,還是約翰·列儂粉絲槍擊偶像來看,其實粉絲和偶像的關系,遠不是單向崇拜這么簡單。

輸不起的「偶像」

相反,偶像和粉絲的關系完全可能是倒置的,粉絲也可以成為那個有權力的人,偶像反而成了木偶。說到這里,某個神話故事可以參考:傳說在希臘神話中有個國王叫皮格馬利翁,這個國王不喜歡普通女子,只喜歡雕刻,所以決定永遠不婚。他的雕刻技藝太高超了,當他用全部的精力雕刻了一座近乎完美的少女雕像之后,就徹底愛上了這座雕像。

在這個故事中,雕像少女是被迷戀的偶像,國王皮格馬利翁是粉絲,而前者就是后者的作品。其實在現代社會中,偶像和粉絲的關系,就有點像皮格馬利翁和雕像少女的故事。

不少粉絲可不只是單純的追星,而是為偶像們傾注了大量的精力,甚至金錢,比如為偶像打戶外廣告,幫偶像刷熱榜,甚至動用關系幫偶像接戲。

大家或許聽過心理學家馬斯洛的需求層次理論,即“需求金字塔”,說人從低到高有不同的需求,最低是生理需求,最高是自我成就的需求。對于普通粉絲而言,其實想實現人生的自我價值并不容易,但是如果自己的偶像取得成功,而自己又參與其中,也就變成“自我成就”。

對于此類偶像而言,沒有粉絲就沒有偶像,如同雕刻家和少女作品之間的關系。偶像是粉絲合力制造的產物,最典型的莫過于從日本流行起來的少女團,沒有粉絲的贊助,偶像甚至成不了正式團隊成員。

這種情況下,偶像和粉絲的關系也是倒置的,不是偶像在決定粉絲能做什么,而是粉絲來決定偶像能做什么,比如能不能結婚,可不可以談戀愛,拍戲的時候可不可以扮丑。

如果偶像沒有按照粉絲的愿望做事呢?結局可能悲慘,脫粉還是簡單的,轉身成了敵人也是可能的。因為這代表著一種背叛:你是我的作品,怎么能不聽我的,儼然是背叛師門。最重要的是,“偶像”是“粉絲”的自我成就,你(偶像)不顧自己不要緊,但是你(偶像)的不顧自己,是把我(粉絲)的人生毀了,讓我(粉絲)失去了最重要的自我成就。這可還了得?

對偶像來說,粉絲給予自己的光環,是其榮耀,也是其枷鎖。為了避免失去這種光環,就必須保證自己永遠是粉絲心中的完美形象。某種程度上,這種循環,就成了一種偶像和粉絲之間的契約綁架。

顯然,在很多和偶像相關的社會新聞當中,很多發生負面新聞的偶像,其公關聲明往往都特別愚蠢,比如死不認賬,絕不認錯。背后的道理就很簡單了,因為他們如果表態,錯的遠不止自己,是連帶著自己的粉絲全都錯了。

當然,還有一種更極端的情況,是偶像被粉絲所包圍,已經全然不知身外的世界,那就真是以為只有天下人負我,而從來沒有我負天下人了。從這個角度看,特朗普確實不是一般人,不管處于何種原因,他目前沒有被自己的極端粉絲裹脅,不然可能就不是推特封號這么簡單了。

所以,對偶像的個人崇拜可能是比較危險的。因為偶像也是人,不可能不犯錯,但是對偶像自身的光環來說,對成就了偶像的粉絲來說,人設是永遠不可以有錯的,這就很考驗偶像本人的智慧了。

至今思項羽,不肯過江東。

    无码自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