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行者誰來關愛路人甲?

誰來關愛路人甲?

誰來關愛路人甲?

誰來關愛路人甲?

2020年12月11日 12:15:53 作者:高飛 奇客故事(cybergushi) 科技行者
  • 分享文章到微信

    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微信

  • 關注官方公眾號-科技行者

    掃一掃
    關注官方公眾號
    科技行者

何為科技向善?

作者:高飛 奇客故事(cybergushi) 來源:科技行者 2020年12月11日 12:15:53

關鍵字:科技向善 馬斯克 蓋茨 壟斷 社區團購

互聯網公司搞社區團購這事兒,成為輿論口中,大平臺罔顧普羅大眾民生的新例證。有人拿埃隆·馬斯克和此事做對比,說人家在飛向太空,但咱們堂堂上市公司,卻淪落到和賣菜的小商小販搶生意了,境界有云泥之別。

誰來關愛路人甲?

互聯網是科技的產物,但是當下的情景,卻讓人想起科技革命的思想祖師爺之一的蘭西斯·培根曾講過的一段話:

“人類的雄心壯志分為三類,就像是三個等級。

第一類屬于那些渴望在自己的國家中擴張權力的人,這種野心是粗鄙和墮落的。

第二類屬于那些努力在全人類范圍擴張本國實力和統治權的人,這種志向顯然更有尊嚴,但同樣坦然無度。

然而,假使一個人盡全力建立和擴充人類在宇宙中的權力和統治權,這樣的雄心壯志無疑比前兩種更為健全也更加高尚”。

如果將培根的話放在今天,就在10天前表態,要在2026年將人類送上火星的埃隆·馬斯克顯然屬于第三類人,而打算搶菜籃子的巨頭們則怕連第一類都算不上,畢竟小商販們也沒有什么權力可被爭。巨頭們大致只能算第零類或負一類了。

當然,在這個時代,做名不副實的事何止一些國內的巨頭。和馬斯克同鄉,即將卸任但是不自愿卸任的特朗普,明明是全球第一權勢的國家總統,卻忘了二戰后美國一直充當世界協調者的義務角色,成為言必稱“美國優先”,連歐盟合作伙伴都忘在腦后的怪老頭。

在培根的語境里,特朗普先生大概也能在第一類和第二類之間了。

培根的說法雖然巧妙,但似乎太過注重國內、國際和世界的地理差別,忽視了“人”的因素。

畢竟,無論是國家、組織或者公司,其行為影響最多的是人本身,普通人往往無法感受權勢疆界的變化。

我們當然沒有培根的認知層次,但是不妨在這里稍作討論一下——如果從人的角度考慮問題,如何對思想的境界進行排序。

為省事起見,我們大可以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從一句現成的話說起。這就是“馬老師”的一句名言。在馬老師的經營理念中,有一個重要的觀點,就是對人的排序,而且是涉及三類人的排序,即:“客戶第一,員工第二,股東第三”。

大家千萬別以為此處馬上就要批判馬老師。恰恰相反,這個排序是很先進的。馬云將公司在美國上市的時候,還專門向股東解釋了一下此經營哲學,怕投資者不理解其用心:

我(馬老師)在很多場合上指出,阿里巴巴信奉‘客戶第一,員工第二,股東第三’的經營管理思想。很多投資者初次聽見這個觀點可能很難理解。

我在這里向您表明:阿里巴巴只有堅持‘客戶第一’,為客戶創造持久的價值才有可能為股東創造價值。在新經濟時代,讓客戶滿意的最主要因素是我們的員工,沒有勤奮,快樂,激情敬業和富有才華能力的員工,給客戶創造價值就是一句空話。沒有滿意的員工隊伍就不可能有滿意的客戶,沒有滿意的客戶絕對不可能有滿意的股東。

姑且把這段思想簡稱為“第一論哲學”。“第一論哲學”不僅馬老師掛在嘴邊,也是諸多國內外互聯網公司的指南。而這番話,比某些只知道滿足股東胃口的另外一些美國跨國公司管理者的境界,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一些口中喊著“股東第一”,總想短時間內做高業績,做高股價,拿分紅走人的CEO們,也不知道摧毀了多少公司。

但時過境遷,再先進的理論也有保質期,這番話在今天,卻因發言者身份和地位不同,而變得不那么合時宜了。

十年前,今天的互聯網巨頭曾是當時商業世界的革命者。但是在隨后的時間里,憑著技術、數據、思想優勢,互聯網公司不斷攻城略地,在完成對社會資源逐步掌握后,互聯網掌舵人的身份變了,已從當年的革命者,成了商業世界的執政者。

身份一變,一切也就變了。這段本看似完美的排序在今天,既有覆蓋人群的缺失,也有履約的缺失。

我們先來看一下「人群覆蓋的缺失」問題。“第一論哲學”覆蓋了客戶、員工和股東三類人,但在互聯網新模式下,還有一些在受影響的范圍內,卻不在不在馬云的排序之中。比如合作伙伴,比如路人甲。

拿電商來說,商家就是合作伙伴,但是它們受益于平臺,但也苦惱于平臺。每年雙十一,一些合作伙伴就會苦惱應該拿出多少資源配合促銷,怎么避免選邊站,又不得罪任何一家大平臺。同樣的苦惱,也見于餐館和外賣平臺之間。

「路人甲」則是另外一些數量更大的人。何謂路人甲?他們不在互聯網巨頭生態的既得利益分配鏈條中,但卻可能因為巨頭們一舉一動,生計受到影響的人。

他們可能是受社區團購失去生意的菜場小販。他們可能是原本傾全家之力買了出租車牌照卻被專車司機排擠出市場之人。他們還可能是在路邊租了門面房,開了報刊亭的人。他們還可能是在電影院賣爆米花和放映員之人,他們是在疫情期間拿不到獎金,但是在疫情好轉后,卻發現電影制作公司決定不再將電影優先在院線上映之人。畢竟, 時代華納為了推自己的HBO MAX網絡平臺,已經決定將在2021年把電影線上線下同時上映。

這些路人甲,不在互聯網平臺的利益鏈條中,反而其所在的傳統利益鏈條被平臺摧毀,失去自己在社會階層中本就不高的藍領勞動回報,并因無法短時間內升級知識結構而轉型。

除了合作伙伴和路人甲,原本在“第一論哲學”中的三類人,也不見得總是開心的。這是「履約層面的缺失」。

拿“第一論哲學”中排名第二的“員工”來說,盡管巨頭們秉承“員工利益在先”,但是已經有越來越多的互聯網打工者自嘲是“享受996福報的社畜”。而對于“第一論哲學”中排名第一的“客戶”而言,沉迷網貸的消費者,困在蛋殼的租房者,真的在被關愛的“第一”梯隊里么。

需要強調的是,我們雖然引用的是馬老師的話,但是這類問題遠非講話者獨有,這是互聯網浪潮下的通病。

似乎超級平臺們意識到了科技的負面問題,近年來很喜歡談“科技向善”,比如做投入資金做慈善做公益,或者將科技手段用于社會服務。

做慈善固然很好,有一萬個理由該做,但是我總覺得如果說科技向善就是做公益,也是走偏了路。

在互聯網已經強大到決定了我們的工作和生活時,真正的「科技向善」,應該是關愛在科技發展的道路上,利益受到影響的社會路人甲,有被壓榨之憂的合作伙伴,和可能被信息繭房困住的刷屏者,從而輸送正確的價值觀給社會,不負獲得的巨大利益。

否則,一邊做慈善,一邊擠占公共利益:發明了購物節的人讓合作伙伴在促銷上選邊站;掌握公號平臺的人,收購以抄襲見長的新媒體,這和作案后去教堂懺悔的行為有多大的差別呢。

或許有人會覺得,以上這番言論對巨頭過于苛刻了,畢竟大平臺們是商業公司,追求回報是第一要義,拿到稅收的政府才是應該真正關愛路人甲的主體。

但是《紐約時報》在報道美國院線將失去華納公司電影優先發行權的新聞中講了這樣一句話作為結尾——當谷歌母公司的市值已經和西班牙整個國家的GDP差不多了,巨頭們被更苛刻的目光所注視,是理所應當的。

互聯網的歷史不久,只有30年,但是互聯網對社會的改造,則發生的太快,引發了一系列新問題和新思考。《三體》作者劉慈欣就是其中一員。

2018年11月8日晚,劉慈欣被授予2018年克拉克想象力服務社會獎(Clarke Award for Imagination in Service to Society),以表彰其在科幻小說創作領域做出的貢獻。

但作為寫出被多位互聯網掌門人視為商業圣經的《三體》作者在獲獎感言卻這樣說:

這個世界正向著與克拉克的預言相反的方向發展。在《2001太空漫游》中,在已經過去的2001年,人類已經在太空中建立起壯麗的城市,在月球上建立起永久性的殖民地,巨大的核動力飛船已經航行到土星。

而在現實中的2018年,再也沒有人登上月球,人類的太空中航行的最遠的距離,也就是途經我所在的城市的高速列車兩個小時的里程。與此同時,信息技術卻以超乎想象的速度發展,網絡覆蓋了整個世界,在IT所營造的越來越舒適的安樂窩中,人們對太空漸漸失去了興趣,相對于充滿艱險的真實的太空探索,他們更愿意在VR中體驗虛擬的太空。這像有一句話說的:“說好的星辰大海,你卻只給了我Facebook。

社會的發展,沒讓培根所期待的第三類人更多,反而是享樂于原來不存在的虛擬世界更多。只不過,人們真的只有享樂于互聯網嗎?是否忽視了成癮、裹挾于互聯網?

對于互聯網作用的困惑,在劉慈欣獲獎感言發表一年后,互聯網的發明者伯納斯-李(Berners-Lee)在互聯網發明三十周年紀念的公開信中說——“許多人現在對互聯網是否是一股好的力量感到不確定,但如果認為它不會在未來30年里變得更好,那將是失敗主義和缺乏想象力的。如果我們現在放棄建立一個更好的互聯網,那么未來不是互聯網辜負我們,而是我們辜負了互聯網。”

路人甲是沒有辜負互聯網的資格的,相反他們中一些人更可能是超級平臺所辜負的人。但上文所述的“互聯網執政者”一定是有辜負資格的,對“更好的互聯網”,他們更有責任和義務的。

毫無疑問,如果培根活在當下,按照他對“地理胸懷”的定義維度,志在星辰大海的埃隆·馬斯克,一定是他眼中今世最偉大的企業家。但如果按照“人群關懷”維度,在疫情期間強行讓工廠開工,要把公司從“民主黨主導”強調平權的加州搬到“共和黨主導”的德州的馬斯克,就似乎沒有那么有光環了。

但是,世上沒有完美的人。在科技互聯網對世界的影響,已經超越了當年的石油大亨的情況下,巨頭們有兩個選項可以選擇:

他們或者要像埃隆·馬斯克一樣,做培根的信徒,以地球作為思考問題的起點,為地球創造更多資源增量的擴展;或者像現在為疫情發聲的比爾·蓋茨一樣,為將全人類命運納入關懷范疇尋找新路徑,做好利益存量的分配。

而停在原地,繼續做一個商業平臺大亨不再是一個會被尊重的可選項。

因此,在未來,全球化公司或許將不再是商業經營的制高點,開拓宇宙邊疆的地球公司和充滿人文關懷的人類公司將是新起點。

作者 | 高飛

編輯 | 周雅

配圖 | Pete Linforth

來源 | 奇客故事(cybergushi)

    无码自拍